<s id="oa988"><object id="oa988"></object></s>
<dd id="oa988"></dd>

<th id="oa988"></th>
  • <progress id="oa988"></progress>
    <button id="oa988"></button>
    <button id="oa988"><object id="oa988"></object></button>

    網友投稿

    |

    意見反饋

    |

    分享到:

    校園新銳作家隆絲竹作品選

    2015-03-31 15:48 來源:作家報 作者:隆絲竹
    摘要: 【編者的話】 不薄新人,扶掖新秀,是本報一以貫之的辦報宗旨之一。北京市第十二中學高三(七)班隆絲竹同學,文思敏捷,敘述生動,不乏獨到,且筆耕不輟,已收獲十余萬字。本報特從隆絲竹同學自高一至今創作中,較有代表的篇什,選發并破例作重點推介,意在鼓勵后學,


    當之無愧的“民族魂”--魯迅先生
     
      當聽老師說,魯迅先生的文章將從高中課本中刪去一部分的時候,我并不像其他同學那樣幸災樂禍,心里像舒了一口氣,而是感到深深的遺憾與惋惜……記得剛接觸先生的文章時,文中的辭藻經常困擾著我,讓我產生了深深的厭惡,那樣拗口的文章讀著一點意思都沒有,又長又麻煩,算了,先預習別的科目吧?陕,通過老師的講解與課外書籍的查閱,我發現了他文章所具有的價值,那是一個時代的真實寫照,也漸漸對先生產生了一種敬仰之情。
      先生就如同他給人的第一印象一般,樸實嚴肅、認真刻苦、勤懇踏實,看起來那樣溫和的他卻有著如太陽般的內心和堅毅的品質。他的文字真誠,沒有華麗的修飾,有的只是一顆赤誠的愛國之心,這顆如太陽般的內心,散發出的光和熱挽救了多少沉睡在封建社會中的人們,又感染了多少愛國同胞,后世也因為他而了解了那種屈辱而又黑暗的歷史……
      人們稱他“民族魂”,那時幼年的我不能很好地理解這個稱號的意思,當我看了他的生平介紹,我的眼眶微微潤濕了,做那樣的決定要怎樣巨大的決心?“他本是一個富家子弟,可有一個讀書求功名的傳統人生,憑著‘海歸’醫師招牌安穩一生,卻遭遇了家道中落的突變,生在了一個社會驟變的時代,毅然選擇了從文救國的道路,為后人留下了無盡的精神財富。”他放棄了光明成功的前途,卻選擇了一條荊棘叢生、困難重重的道路,他就那樣無怨無悔地走了下去,沒有回頭也沒有怨言,他不愧是我們的“民族魂”。如果沒有他,我想中國現在應該還在地獄中苦苦掙扎……
      先生說的那些話便是他一生的寫照:“夢醒了卻無路可走,也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他寧愿自己去走那條無路可退的路,也不忍讓自己的國人冒險,那種痛苦也是我們無法想象的吧?腦中不禁浮現一個場面:先生和著中衣坐立起來,眉頭緊鎖,嘴角抿成一條線,沒有一絲細縫……“世間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種先人后己的精神令人震撼,像牛那樣一絲不茍、踏實肯干的人世間應該是少見的吧?“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先生難過于人民的沉默,憤怒于政府的無能,他在流血與文字之間,選擇了一種明智的方式,用他的筆桿子書寫出一曲激昂澎湃、令人感同身受的動人篇章!
      有了先生,那個時代才有了意義;有了先生,我們才有了現在的美好生活!
      我愛先生,也敬先生!他是當之無愧的“民族魂”。
     
    書香燕京——胡同里的追憶
     
      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不同的風景,也是其獨一無二的風景。杭州有“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湖;江南有“哀怨又寂寥”的雨巷;而北京,有的是什么呢?有人會說是宮殿,是長城,但我卻會想到那狹窄卻充滿生活情趣與溫暖回憶的悠長小胡同……
      視線不禁轉移到數年前的某個夏天……剛來到北京的我,充滿了對大都市無盡的向往與新奇,以稚嫩懵懂的眼光看著這個我即將居住的城市,眼睛里透著興奮與膽怯……“媽媽,那個是什么呀?”我指著一個類似于我老家一樓的長過道似的小巷子不解地望向媽媽,“哦,那個啊,是北京的胡同哦!”從那時起,北京的胡同在我心中就扎下了根……初次見面時或許是新鮮與好奇,可再次相遇和相識,就讓我不禁深深愛上了這道美麗且獨特的風景……
      上小學時,由于家離學校太遠,爸爸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平房,而這套平房就正好位于一片覆蓋著曲折胡同的地方,聽到這個消息的我心里可是樂開了花,終于可以親身去看看那陌生卻深深吸引著我的北京胡同……
      于是,我的胡同生活就這樣拉開了帷幕……周末,清晨起床,耳邊就能聽見樹枝上鳥兒的快樂歌唱,走出小臥室,抬頭仰望天空,時不時會有一群鴿子從上方掠過,陪著媽媽去早市逛逛,提著菜穿梭于大大小小的胡同中,聽著不同小販的熱情叫賣,有些甚至還真誠邀請顧客來品嘗,我就這樣一點一點地感受著不同于南方的北方氣息。大榕樹的樹冠上的鳥窩里,小鳥嘰嘰喳喳地呼喚著自己的父母;房檐瓦礫間,優雅的小貓邁著舞步,輕盈地跳躍著,從這一屋,到那一屋……鄰里之間見面都免不了噓寒問暖,沒事的時候還會聊上一會兒,小孩子們總是湊在一起,踢毽子,跳皮筋,玩過家家……雖然房子破舊簡陋,但是人的心里卻充實快樂,大概生活就是要這樣,平靜、自然、和諧、美好……
      暑假我跟隨學校去了一趟首都博物館。首都博物館的“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展覽使我對北京的了解又近了一步,正如導語所說的:“在歷史與今天,時尚與傳統之間,滲入到這座城市血液中的,是數百年間胡同與四合院的生活,是那薪火相傳的古都文脈。”人們記憶中的老北京生活是鄰里間的噓寒問暖,是鴿哨響徹無邊無際的藍天,是大街小巷絡繹不絕的人群與辛勤叫賣的小商小販們……
      北京,沒有江南的柔美婉約;沒有西部的遼闊粗獷;沒有南方的激情豪邁……它有的,是傳統的古都文明,是經典與現代的結合。在我的心里,它無可比擬,也無可替代……
      我愛北京,更愛北京的胡同,它記載著數百年的歷史,承載著我的童年回憶;蛟S,某一年的某一天,我還會想起,那個我曾經居住過的小屋子,那個我深深懷念著的小胡同……我希望,這個載體永遠不會消失,會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愛 有 多 深
     
      愛,究竟有多深呢?或許,沒有人能準確地描述出來吧?我,是家中的小公主,家人們把我捧在手里怕臟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扛在肩上怕凍了。就是這樣一個被家人寵著的我,那個不懂事、任性、霸道的我,卻深刻地體會到了愛……
      “叮鈴鈴”,下課鈴響了,坐在教室的我立刻收拾書包,飛快地跑下了樓。潔白的雪花落滿了整個城市,天空是淡淡的藍,校園的地上鋪滿了雪,我這個小淘氣可再也忍不住了。“沖!”我大喊一聲,一個人迅速的沖向雪里,蹦蹦跳跳著,全然沒有想到外面還有一個焦急的身影……玩累了,我便走出雪里,站在教學樓門口,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一陣寒冷刺骨的冷風吹過,一股涼意瞬間襲滿了我的全身,“嗚,啊,好冷……”嘴里不停地發出呻吟,手在不停地顫抖,腳已經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焦急的身影匆匆地向我跑來。他,佝僂著身軀,一只手臂緊緊地夾住衣服,另一只手正提著褲子奮力地踏進雪里,又再拔了出來,那是……我腦子里飛快地搜尋著,突然腦海閃過一張熟悉的臉,是爺爺那張慈祥而又微笑著的臉……我剛想抬腳向爺爺奔去,卻發現腳已麻木得不能動了。我突然想起今天是爺爺來接我,猛地抬起手表一看,天哪,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抬頭望著那離我已不遠的身影,眼淚似乎想沖破眼眶滴落下來。我有了一種特別的感覺,甜甜的,暖暖的……爺爺剛與雪“奮戰”完畢便立即跑向了我,“你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我很擔心?還以為你丟了呢!都找你半天了……”爺爺又開始他那無休止的嘮叨了?墒,嘮叨聲戛然而止,我疑惑地望向他。只見他蹲下身,用一只手摸了摸我的褲腳,臉上浮現出惱怒的神色。“你怎么去玩雪了?褲腳都這么濕了?來,先吃個雞蛋暖暖身子吧!”說罷,他從他那夾著衣服的手臂下摸了摸,緊接著,我的眼前便多了一個白白的、散發著絲絲熱氣的雞蛋。我愣愣地看著爺爺,心里那種暖暖的感覺又出現了?粗鵂敔斈怯指‖F笑意的臉,心里不禁想著,原來他夾著手臂是為了給我捂雞蛋……當我還沒回過神時,爺爺已抬起我的腳,把我的鞋子脫下。咦,這是要干什么?只見他皺著眉頭看著我那雙已濕透的襪子,欲言又止。接著,他又脫下我的襪子,把我冰涼的腳放入他的懷中?粗呐e動,我心里的感覺又一次強烈起來。突然,我醒悟過來,那幸福的感覺就是愛呀!爺爺那深深的愛已印進我的心里……
      爺爺,殊不知他的手已是冰涼,他的腳也同樣需要溫暖,他的臉已與我一樣通紅……他,只想把他那深深的愛傳給我,使我溫暖、甜蜜……那一次,我深深地體會到了愛,也知道愛究竟有多深。愛的深度,就是下雨天他肩膀浸濕的多少,就是他不停嘮叨的多少,就是給你好吃的東西的多少,也就是你體會到的那種甜甜、溫暖感覺的多少……
     
    抓不住的憂傷,留不住的流年 
     
      有些東西,不能等到失去之后,才懂得去珍惜;有些人,不能等到離開了,才懂得去挽留。很多時候,我們因為無意間的一句話而傷了一些人的心,但話已說出口,覆水難收,傷口已造成,彌補不來,我們能做的,只能不再向裂開的傷口上,撒一把鹽,不能再在已經千瘡百孔的心上,戳一個窟窿。
      莫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在”;莫等到“人已逝而情未訴”;莫等到“陰陽兩隔而悔恨多”……
      午后暖暖的日光調皮地竄了進來,細細地撫摸屋內的擺設,淡淡棕色的檀木桌散發著徐徐香氣,桌子上擺著一堆堆泛黃的書籍,風拂過,書的扉頁被緩緩翻開,像迷霧般的米黃紗裙,撥開重重迷霧,一個木制的相框清晰地出現在眼前,用手輕輕捧起,小心翼翼地撣掉玻璃鏡框上的細微塵埃,隨著塵埃一縷接一縷地在絲絲日光中現出原形,相框里的照片也逐漸顯露出神秘背后的真實。
      黑黝黝的長發被靈巧的手編成一股一股的麻花辮,細長的彎月牙下,是一泓清澈的泉水,清泉上反射著點點星光,明亮卻不刺眼,紅色的花蕊擺出迷人的姿態,綻放出別樣的風情;一頂軍綠色的貝雷帽上一顆紅星閃閃發光,兩筆濃黑的墨緊蹙,一潭幽深的湖水上泛著點點漣漪,一波一波撫平了剛毅堅定的小木船——爺爺奶奶的結婚照就這么端正的擺在檀木桌上,日光輕盈地跳躍在相框上,譜出了旋律動聽的美妙樂章……
      時光荏苒,轉眼間我已經16歲了,然而我的成長也表明了當年那個美貌如花的麗人和那個意氣風發的軍人如今已經步入耋耄之年,只是歲月在他們的臉上留下了斑斑點點的痕跡,卻從未改變他們簡單樸素的生活習慣以及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
      那天,爺爺來幫我們處理廢品。吃午飯時,媽媽提起了我那只有兩歲的小妹妹,說起爸爸和叔叔相差5歲,叔母今年也30歲了,然而我和我的小妹妹卻差了15歲,爺爺舒展開額頭上一圈一圈的小山丘,說道:“是!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等到她長到絲絲這么大了!”那一瞬間,我不知道該回答些什么了,只能借著去盛飯的空當,讓險些淚落的雙眼緊閉,抬高脖子,將眼淚生生逼回淚腺之中,我總覺得爺爺那時雖是笑著的,但不知為何,我感覺到爺爺笑容里那些許的無奈與感傷……
      挽著爺爺的手去坐公交車,好像恍然間回到了小學的那段時光,那時的爺爺總是笑呵呵地替我背著書包,在我后面滿頭大汗地追趕著,而不懂事的我則蹦蹦跳跳地奔向前方,爺爺好不容易抓住我的手,卻又被我無情地掙脫開來,為何不牽起爺爺的手,感受那粗糙卻散布溫暖的觸覺呢?(如今角色反轉,我想要努力地去抓住爺爺的手,卻不知能不能趕在時間的前面緊握。┠菚r的爺爺總是喜歡詢問我學校的情況,而不懂事的我卻總是不耐煩地捂上他的嘴巴,耳邊想圖個清靜,為何不仔細地聽完那些關懷話語,卻狠心地打斷他呢?或許,那時的我,還不懂這世界的殘酷無情;不懂這世界從不曾有永遠;不懂這世界從不曾像童話般美麗。我喜歡緊緊地挽著他的手,依偎在他的身邊,想就這樣不松開……
      曾經的我厭倦她圓滾滾的身軀;厭倦她貪吃的嘴巴總是想吃我買的零食;厭倦她一天到晚沒有文化的叫罵聲……但是現在,我想說,我明白了這其中的所有,喜歡上了我曾經厭倦的種種——她總是吃我不想吃的東西,不愿意把它白白浪費;她總是想與我分享我所經歷的東西,然而只有小學文化水平的她只能和我一起品嘗零食;她總是清早起床去早市買菜,拖著她的專屬小車消失在清晨的迷霧中;她總是不會表達她內心迫切熱烈的愛,只能選擇那種有些極端的方式去傾訴……我喜歡她笨拙的言辭,我想靜靜地待在她身邊,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存在,因為這樣,心里就會踏實下來,奶奶,有您,真好……
      即使爺爺奶奶因為小妹妹需要照顧而暫時離開我的身邊,我也不會淡忘。他們對我的好會永遠留在我的心中,像是一本書有著讓人迷戀的馨香繚繞在讀它的人周圍,每一次讀它,都有一抹余香殘留在鼻尖,令人流連忘返,都能觸動讀者細膩的心靈,留下深深的感動。爺爺那特有的灰黑色棉帽,奶奶那特有的藍綠色手織毛衣,會成為我心底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因為有他們,我的世界絢爛多姿……
     
     
    等下一個奇跡
     
      石頭經過百年的風吹浪打才能變成珍珠,雛鷹經過難以忍受的痛苦才能變成王者,小提琴經過千年的千錘百煉才能變成瑰寶。漆黑的夜空中劃過幾顆流星,煙火即刻消逝,我仰望著浩瀚星空,回味已經逝去的歲月,找尋屬于自己的那顆星,等著下一個奇跡……
     
      迷茫·失意
     
        “停!”隨著老師略帶煩躁的聲音插入,音樂戛然而止,整個教室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小L,你這個動作怎么還是練不好呀。再練不好,你就別上了,我就不浪費我的時間了!”老師無奈地搖搖頭,似乎不再對我抱有任何希冀。“對不起,老師,我再試一次。”我站好丁字步,深吸一口氣,再次唱出已經聽得耳朵起繭的幾句歌詞,抬起像是壓了千斤重擔的手臂做著動作,遠遠看去像是一個絲毫沒有生命活力的機器人。“行了,小L,你回家自己琢磨吧。”老師轉身留給我一個冰冷殘酷的背影。我難過地耷拉著頭,肩膀無力地垂下,眼淚像是水龍頭關不上水閘般從眼眶中不斷滑落,想著排練時的種種失意,我的心像是被人抽空了一般,只剩下迷茫……
     
      徹悟·希望
     
      藍色的天空中,一只氣球緩緩升起,目光隨著氣球漸漸向遠方望去,一輪火紅的太陽自地平線上露出它美麗的面容,剎那間,金色籠罩著大地,暖暖的陽光透過云層照射在我小小的身軀上?匆娺@一幕,我不禁回想起剛來北京時的場景:
      剛下火車,我和媽媽提著沉重的行李站在站臺上四處張望著,找尋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爸爸,爸爸,我們在這兒!”爸爸滿臉笑意地轉過身來,張開手臂抱住了飛奔的我,親親我的小臉蛋,然后像魔術師一樣變出了一個氣球遞給我。我開心地又蹦又跳,一不小心,氣球如淘氣的娃娃一般逃離了我的控制,飛向了那藍藍的天空……我不甘心地左抓右抓,它卻依然離我而去,我“哇”地一聲大哭起來,耳邊忽然響起爸爸的聲音:“寶貝,很多東西就像這個氣球一樣會離你遠去,就看你是否能把它牢牢抓住,即使沒抓住也要像剛才那樣勇敢地去留住它,堅持著不放棄……”我仿佛知道了什么似的,心里充滿了勇氣。
       “想看彩虹就要先下雨,想幸福就別怕淚滴……”——郭靜甜美的嗓音從耳機里傳出,一抹彎彎的弧度如曇花一現般綻放在我白嫩的臉上,我背著書包快步向前跑去……
     
      堅持·奇跡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一個女孩還在昏暗的臺燈下認真地背著歌詞,眉頭不時地皺起,筆尖在紙上“唰唰”地寫著。
       一面大玻璃鏡前,一個女孩正沖著鏡子里的另一個女孩露出她潔白的牙齒,并笨拙地用手在空中舞動著,嘴里還不停的念叨著:“不行,笑得太假了!”“這個笑得也太傻了吧!”“天哪,我的手怎么這么僵硬,做起動作來像個木頭人!”嘴角的弧度有了一去不復返的態勢,手臂也變得越來越輕松自如了。“小L,都這個點了,你怎么還不去睡覺?明天還要上學呢!”在媽媽的催促聲中,我只能先揮淚告別我的演練,上床做美夢去了。
      隨著演出日子的臨近,我告別了那個扭扭捏捏、傻傻的小女孩形象,反倒像成為了一個演技成熟的演員了,F在,我自信地站在舞臺上,看著臺下黑壓壓的人群,沖著他們露出我最美的微笑,淡定地唱出:“小天使很頑皮,還是張大了眼睛,誰勇敢誰珍惜,就會送給誰幸運……”猶如高傲的白天鵝優雅地結束了所有的動作,熱烈的掌聲像潮水般朝我涌來……
     
      我們的小永遠
     
       “每一刻都是小永遠,每一張照片浪漫情節都值得紀念,是我們愛的小永遠……”金色的陽光從窗欞灑進來,暖洋洋得令人眷戀,桌上的日歷被一頁一頁地翻過,不知不覺已經過去15個輪回,翻看著手中的照片,思緒漸漸飄遠……
     
      永遠·歡樂
     
      橘色的暗淡燈光下,兩個人影晃來晃去,忙得不可開交,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砰,啪,咣當。哼,氣死我了!難道我還捉不到你們嗎?”只見我面色微紅,氣憤地直跺腳,雙手握緊掃帚,兩只眼睛死死地盯住我的“獵物”——螃蟹,像是與它們有著血海深仇……“媽媽,咱們一起上,我們是無敵母女組合!”只見我十分豪邁地一揮手,媽媽也拿起身旁的拖把,附和地點點頭,于是,我和媽媽又開始和螃蟹進行激烈斗爭了!左攔截,右阻擊,戰爭陷入白熱化狀態,敵我雙方競爭激烈,水火不容,各有千秋,突然,戰爭的局勢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勝利的天平慢慢地傾向了我和媽媽這一邊……第一只螃蟹最終敵不過我與媽媽的前后夾擊,不幸地成為了戰爭的俘虜,緊接著,第二只也中了我與媽媽設計的陷阱,將淪為我們的盤中餐,哇塞!又是一只,我和媽媽真不愧是“無敵母女組合”!隨著最后一只螃蟹的落網,我和媽媽與螃蟹的戰爭告一段落。“!好累哦!”只見我靠著墻身子慢慢地滑了下去,抬眼望向身旁的媽媽,豆大的晶瑩汗珠自她的額頭落下,盡管已是筋疲力盡,但是疲憊的神色中依然抵不住那笑意的流露,我和媽媽相視一笑,默契地擊了一次掌……
     
      永遠·幸福
     
      明亮的臺燈下,一個女孩還在奮筆疾書,床邊的時針已然指到了十一點,靜謐的房間里,清冷的月光從窗戶中灑進來,零零星星地落到女孩的黑發上,“沙沙”的書寫聲伴隨著清風遠去……“吱呀”女孩的房門被打開了一條縫,不一會兒,一只腦袋從門后探了進來,“寶貝,休息一下吧!來,媽媽給你泡了一杯熱牛奶,你趕快趁熱喝了吧!”隨著這一道輕柔的嗓音打破了屋內的寧靜,女孩也從復雜的題海中解脫出來,“唔!”女孩揉了揉已經寫得發酸的手腕,伸了個懶腰,回頭望去,只見媽媽端著一杯正冒著熱氣的牛奶,慈愛地看著她,見她回過頭,立刻將牛奶遞給她,催促著她趕快喝下,女孩接過,可又打了個哈欠,“好累!”女孩略帶抱怨的聲音傳出,媽媽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但是很快眉頭舒展開來,嘴邊的笑意仍沒有褪去。一只溫暖的大手搭在了女孩的肩膀上,或輕或柔地捏了起來,突然的舒適放松之感讓女孩有一瞬間的呆愣,當她反應過來時,嘴角的弧度向上翹起,幸福漸漸替代了原先的難受……
     
      永遠·愛
     
      “啪!”隨著清脆的開關聲響起,黑暗的空間瞬間變得明亮起來,“媽媽,您回來啦?”我打開房門,從臥室中跑出來,接過媽媽手中的提包,將早已準備好的鞋子放在媽媽面前,媽媽疲憊的臉上多了一抹幸福的微笑,“!”剛穿上拖鞋,原本想坐在椅子上小憩一會兒的媽媽又被我的驚呼打消了興致,“媽媽,您的頭上怎么會有白頭發了?”這個驚奇的發現讓我不禁仔細地觀察起媽媽的臉來:依舊是那白皙嫩滑的額頭,卻徒增了幾道皺紋;依舊是那雙溫潤如水的大眼睛,卻隱藏了幾根血絲在其中;依舊是那瓜子型的臉蛋,卻略顯憔悴與蒼白;歲月滄桑的痕跡并沒有對溫柔賢惠的媽媽有所寬待,無情地在她的臉上留下了印記。只見媽媽微微地抿唇笑了笑,無奈地對我說:“媽媽老了呀!”看著媽媽那有些凄涼的神情,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里一動,拿起一旁的剪刀,對媽媽說道:“我來幫您剪白頭發吧?”媽媽呆怔了一會兒后,緩緩地點點頭。撥開濃密的發絲,尋找著那些調皮的身影,我就像個固執的孩子,天真地認為剪完所有的白頭發,媽媽就會變得年輕似的。咦?這里有一根,剪掉,我似乎很是不滿這根白頭發遮蓋了媽媽的美麗,“咔嚓”一剪子使勁將它剪斷,白發隨著清風在空中晃晃悠悠地飄著,遠離了媽媽的黑發,我的手指卻依然在媽媽的黑發中穿梭著,仔細而小心……
      “拍下了街邊小館特別的裝潢,來記錄喝著咖啡聊天曬太陽,拍下我和你看著夕陽的堤防……”我與媽媽之間的小永遠并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漸漸淡去,它記錄著那些美好的回憶,點點滴滴都會讓人的心在瞬間溢滿了幸福……
     
    寫給2021年自己的一封信
     
      上帝沒有給我們翅膀,卻給了我們一顆會飛的心,一個會夢想的大腦。于是讓我們大家都擁有一雙“隱形的翅膀”。
      人生因夢想而高飛,人性因夢想而偉大。從小給自己一個夢想,一個人生的遠大的目標,從而讓夢想帶著自己在人生遼闊的天空自由地飛翔。夢想就是生命的一雙無形的翅膀,惟有夢想的力量才能激勵和激發我們的生命,擺脫平庸和低俗,克服人性的弱點,走向優秀和杰出。
      在我的夢中,一直有那么一個身影,長發隨意地披散在雙肩,隨風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手拉的拖桿箱在女孩的帶動下搖擺著自由愜意的節奏,它在世界的版圖上印上屬于自己的印記,隨心舞動著自己的旋律。
      我向往著無邊無垠綠色的大草原;欽慕著湛藍天際邊的那抹絢爛夕陽;希冀著水波蕩漾中搖晃的船身以及高昂嘹亮的船歌;享受著獨自穿行在陌生城市的那種感覺,那種澀澀的滋味伴隨著淡淡的清爽。一個孤獨的靈魂漫無目的地穿梭在大街小巷,看著花花世界里的燈紅酒綠,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會有一雙同樣泛著寂寞的眼睛,心靈上的碰觸,相互依偎的溫存,泛泛的萍水相逢亦是一種緣分,會暫時消除人們身上因快節奏生活帶來的不適與身處異城的不安。
      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像個新生孩子一樣,睜著迷茫的大眼睛打量著這個陌生的地方,然后經過摸爬滾打漸漸熟悉,發掘城市身處的淡淡溫暖,用自己的文字記錄內心的觸動,在字里行間中傳遞著溫情。
      2021年的我,獨身一人,或許會在夏威夷的某個群島愜意地躺在沙灘上的躺椅上,無言地欣賞著潮起潮落,靜看海鷗掠過海面,那一塵不染的淡藍海水中小小的魚蝦那樣暢快地游動著,心底泛上幸福的微光。我或許在某個不夜城,品著淡紅色的葡萄酒,聆聽著耳邊動人的旋律,隨著搖櫓聲慢慢沉入夢鄉。我又或許會在某趟列車箱里恍然想起家鄉的美景,帶著淡淡的思念寫下扣人心弦的文字。
      我會在異國他鄉用文字描繪家鄉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一湖一!,F在的我會多多地涉獵書籍,學好地理,以便實現旅行這個飄忽的夢!

      更多精彩請掃下方二維碼,或微信搜索 zuojiabao1985 

    失去的歲月

    編輯:華文作家網
    關鍵詞:

    相關文章

    
    上海快三app

    <s id="oa988"><object id="oa988"></object></s>
    <dd id="oa988"></dd>

    <th id="oa988"></th>
  • <progress id="oa988"></progress>
    <button id="oa988"></button>
    <button id="oa988"><object id="oa988"></object></button>

    亳州 | 咸宁 | 渭南 | 莆田 | 神农架 | 陵水 | 临夏 | 濮阳 | 安顺 | 鄂尔多斯 | 陕西西安 | 枣庄 | 常德 | 汉川 | 随州 | 嘉峪关 | 德宏 | 保山 | 永州 | 昌吉 | 鸡西 | 定安 | 秦皇岛 | 张家口 | 蓬莱 | 桂林 | 德州 | 萍乡 | 神木 | 阿坝 | 乐清 | 阳江 | 无锡 | 六盘水 | 扬中 | 抚州 | 淮南 | 单县 | 宁波 | 芜湖 | 萍乡 | 梧州 | 中卫 | 香港香港 | 四川成都 | 伊春 | 东阳 | 文昌 | 商丘 | 灌南 | 厦门 | 慈溪 | 包头 | 常德 | 安徽合肥 | 武威 | 新乡 | 攀枝花 | 三亚 | 莱芜 | 德州 | 湛江 | 揭阳 | 承德 | 曹县 | 佳木斯 | 宿州 | 新泰 | 渭南 | 河南郑州 | 莱州 | 宜宾 | 锦州 | 金坛 | 高雄 | 东方 | 池州 | 巴中 | 辽宁沈阳 | 邵阳 | 西藏拉萨 | 吴忠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简阳 | 海宁 | 潍坊 | 六盘水 | 正定 | 喀什 | 信阳 | 阳春 | 琼中 | 天水 | 阿勒泰 | 滁州 | 宜都 | 邹平 | 濮阳 | 湖南长沙 | 安阳 | 昌吉 | 石河子 | 黄南 | 漳州 | 南京 | 金华 | 阳江 | 枣阳 | 东莞 | 松原 | 玉环 | 新沂 | 莒县 | 琼海 | 江苏苏州 | 巴中 | 启东 | 柳州 | 喀什 | 苍南 | 朔州 | 鸡西 | 宜都 | 马鞍山 | 周口 | 兴安盟 | 锡林郭勒 | 溧阳 | 陇南 | 齐齐哈尔 | 通辽 | 通化 | 贵州贵阳 | 常德 | 泸州 | 章丘 | 遂宁 | 湛江 | 石嘴山 | 日土 | 鹤岗 | 神农架 | 博尔塔拉 | 滕州 | 义乌 | 阳泉 | 延边 | 天水 | 恩施 | 温岭 | 哈密 | 金昌 | 高雄 | 正定 | 三门峡 | 明港 | 秦皇岛 | 玉环 | 诸暨 | 大庆 | 正定 | 大同 | 湖州 | 湖南长沙 | 喀什 | 寿光 | 通辽 | 铁岭 | 普洱 | 泸州 | 基隆 | 建湖 | 鄂尔多斯 | 娄底 | 常德 | 崇左 | 百色 | 潮州 | 威海 | 临海 | 亳州 | 宣城 | 福建福州 | 永康 | 甘南 | 海东 | 台中 | 吉林长春 | 保亭 | 汝州 | 嘉峪关 | 开封 | 雄安新区 | 乳山 | 石嘴山 | 桐乡 | 平潭 | 南通 | 永新 | 白山 | 蓬莱 | 菏泽 | 湖州 | 鹤壁 | 马鞍山 | 晋江 | 扬州 | 桓台 | 临汾 | 白银 | 荆州 | 广汉 | 北海 | 丹东 | 慈溪 | 安顺 | 寿光 | 宁波 | 阳春 | 瓦房店 | 溧阳 | 鹰潭 | 德州 | 新余 | 通辽 | 晋中 | 阳泉 | 济源 | 张掖 | 延安 | 呼伦贝尔 | 铜仁 | 临猗 | 雅安 | 赵县 | 济源 | 锡林郭勒 | 牡丹江 | 邹平 | 巢湖 | 广西南宁 | 溧阳 | 临猗 | 沧州 | 保山 | 包头 | 莱芜 | 博尔塔拉 | 济源 | 鹰潭 | 包头 | 吐鲁番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周口 | 赣州 | 东方 | 漳州 | 日土 | 岳阳 | 岳阳 | 浙江杭州 | 朝阳 | 淮北 | 阿拉尔 | 顺德 | 安庆 | 阿拉善盟 | 鞍山 | 南京 | 昌都 | 姜堰 | 公主岭 | 济宁 | 启东 | 扬中 | 曲靖 | 辽阳 | 潜江 | 吉林长春 | 平潭 | 平顶山 | 贵州贵阳 | 巴彦淖尔市 | 湘潭 | 白银 | 黔南 | 霍邱 | 平潭 | 烟台 | 丽江 | 晋江 | 温岭 | 琼中 | 普洱 | 临海 | 湘西 | 三沙 | 基隆 | 改则 | 桐城 | 鹤岗 | 赣州 | 雅安 | 玉树 | 宁夏银川 | 泉州 | 东方 | 肇庆 | 滨州 | 苍南 | 乌海 | 常德 | 昆山 | 开封 | 江苏苏州 | 六安 | 淄博 | 长兴 | 天门 | 公主岭 | 台湾台湾 | 白城 | 石河子 | 神农架 | 来宾 | 章丘 | 永康 | 朔州 | 琼海 | 贵港 | 达州 | 神农架 | 德州 | 日喀则 | 吐鲁番 | 巴彦淖尔市 | 大庆 | 保山 | 西双版纳 | 禹州 | 石狮 | 淮北 | 芜湖 | 赣州 | 石嘴山 | 莱芜 | 任丘 | 建湖 | 呼伦贝尔 | 资阳 | 朔州 | 鹰潭 | 宝应县 | 扬州 | 梧州 | 洛阳 | 长垣 | 香港香港 | 万宁 | 随州 | 蚌埠 | 巴彦淖尔市 | 图木舒克 | 朝阳 | 广元 | 聊城 | 锦州 | 荆州 | 莱芜 | 大理 | 日照 | 仁寿 | 汉中 | 南通 | 楚雄 | 昆山 | 大理 | 枣阳 | 汕头 | 伊春 | 平潭 | 仁寿 | 项城 | 温岭 | 塔城 | 衡水 | 绵阳 | 天水 | 石狮 | 白沙 | 台湾台湾 | 许昌 | 无锡 | 南平 | 天长 | 三明 | 宿州 | 临猗 | 梅州 | 改则 | 阳江 | 湛江 | 包头 | 杞县 | 赵县 | 新余 | 酒泉 | 攀枝花 | 姜堰 | 博罗 | 诸暨 | 河池 | 吴忠 | 桂林 | 项城 | 包头 | 定西 | 梧州 | 安岳 | 日土 | 安吉 | 三门峡 | 广西南宁 | 呼伦贝尔 | 吉林 | 廊坊 | 黑河 | 龙口 | 丹阳 | 红河 | 招远 | 郴州 | 台南 | 日土 | 天水 | 阿坝 | 盐城 | 昌都 | 保亭 | 湖州 | 常德 | 达州 | 营口 | 攀枝花 | 桐乡 | 丹东 | 驻马店 | 漯河 | 昭通 | 金坛 | 乐清 | 章丘 | 东营 | 巴中 | 泗洪 | 灌云 | 金坛 | 吐鲁番 | 漯河 | 岳阳 | 单县 | 金坛 | 呼伦贝尔 | 菏泽 | 德阳 | 博尔塔拉 | 凉山 | 兴化 | 南京 | 晋中 | 阜阳 | 河池 | 开封 | 杞县 | 荆州 | 伊犁 | 临夏 | 伊春 | 百色 | 辽宁沈阳 | 白城 | 黔西南 | 汕尾 | 乐平 | 邵阳 | 万宁 | 阿勒泰 | 贵港 | 汉川 | 青州 | 塔城 | 玉林 | 大同 | 长垣 | 达州 | 宁国 | 任丘 | 克孜勒苏 | 焦作 | 伊春 | 巴彦淖尔市 | 改则 | 龙岩 | 铜川 | 巴彦淖尔市 | 金坛 | 钦州 | 承德 | 潍坊 | 澄迈 | 河池 | 武夷山 | 玉林 | 定西 | 嘉善 | 海西 | 平潭 | 桓台 | 宁夏银川 | 茂名 | 红河 | 桓台 | 泰州 | 宣城 | 海北 | 云南昆明 | 内江 | 滨州 | 珠海 | 通辽 | 铁岭 | 兴安盟 | 沧州 | 乌兰察布 | 新乡 | 吉安 | 驻马店 | 宿州 | 赣州 | 阿里 | 日土 | 广元 | 和田 | 日照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曲靖 | 金昌 | 文昌 | 吉林 | 漳州 | 平凉 | 济源 | 文昌 | 焦作 | 海丰 | 瓦房店 | 宿迁 | 宜春 | 江门 | 庄河 | 哈密 | 徐州 | 三亚 | 亳州 | 荆门 | 五家渠 | 醴陵 | 海西 | 云南昆明 | 余姚 | 泸州 | 安顺 | 崇左 | 高密 | 铜陵 | 广汉 | 公主岭 | 哈密 | 白银 | 莱芜 | 三明 | 酒泉 | 遵义 | 迁安市 | 鞍山 | 垦利 | 黑河 | 三门峡 | 锡林郭勒 | 海宁 | 七台河 | 商洛 | 义乌 | 芜湖 | 吉林 | 盘锦 | 东方 | 黔西南 | 嘉兴 | 七台河 | 泰州 | 新余 | 楚雄 | 德清 | 青海西宁 | 运城 | 曲靖 | 北海 | 海安 | 达州 | 涿州 | 百色 | 济宁 | 河南郑州 | 任丘 | 北海 | 山南 | 嘉善 | 惠州 | 海安 | 伊春 | 漳州 | 巴音郭楞 | 锦州 | 朔州 | 喀什 | 朝阳 | 台北 | 兴化 | 云南昆明 | 亳州 | 衡水 | 乌海 | 珠海 | 鞍山 | 保亭 | 阳江 | 芜湖 | 晋中 | 曹县 | 黄南 | 鹤岗 | 酒泉 | 厦门 | 莒县 | 海安 | 三沙 | 秦皇岛 | 庄河 | 阜阳 | 兴安盟 | 昌都 | 沧州 | 楚雄 | 宝鸡 | 锡林郭勒 | 河北石家庄 | 平凉 | 安顺 | 南安 | 自贡 | 怀化 | 宜昌 | 海丰 | 益阳 | 如皋 | 湖北武汉 | 毕节 | 邹平 | 黔东南 | 清徐 | 东阳 | 辽阳 | 怀化 | 庄河 | 连云港 | 山东青岛 | 文山 | 中卫 | 博尔塔拉 | 珠海 | 益阳 | 四平 | 慈溪 | 本溪 | 红河 | 台湾台湾 | 东莞 | 莱州 | 石河子 | 凉山 | 承德 | 赤峰 | 铜川 | 甘南 | 汉中 | 芜湖 | 邹城 | 毕节 | 宁德 | 余姚 | 铜陵 | 建湖 | 永康 | 通化 | 博尔塔拉 | 泰安 | 宁波 | 安吉 | 铁岭 | 忻州 | 昭通 | 龙岩 | 玉林 | 辽源 | 万宁 | 枣庄 | 马鞍山 | 龙岩 | 德宏 | 十堰 | 东方 | 兴安盟 | 延安 | 宁夏银川 | 启东 | 台州 | 黔东南 | 洛阳 | 安顺 | 曲靖 | 徐州 | 葫芦岛 | 上饶 | 寿光 | 兴安盟 | 阳江 | 阿里 | 嘉峪关 | 松原 | 黑河 | 宜昌 | 株洲 | 宁波 | 朝阳 | 日照 | 绵阳 | 张北 | 百色 | 启东 | 白银 | 石狮 | 晋中 | 自贡 | 广安 | 保山 | 榆林 | 安徽合肥 | 黄南 | 遂宁 | 四平 | 嘉善 | 襄阳 | 常德 | 曲靖 | 潮州 | 莒县 | 伊春 | 东方 | 铜川 | 玉环 | 仁寿 | 柳州 | 眉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宁波 | 大兴安岭 | 济南 | 黄南 | 泸州 | 福建福州 | 江苏苏州 | 铜陵 | 沛县 | 克拉玛依 | 常州 | 辽宁沈阳 | 肇庆 | 安庆 | 玉林 | 三亚 | 滕州 | 铜陵 | 清徐 | 柳州 | 漳州 | 淮南 | 达州 | 临海 | 大理 | 杞县 | 丹阳 | 泰兴 | 肥城 | 巴彦淖尔市 | 阿拉尔 | 大连 | 吉安 | 玉环 | 海门 | 荣成 | 焦作 | 遵义 | 洛阳 | 安阳 | 辽阳 | 哈密 | 四平 | 盘锦 | 禹州 | 苍南 | 河池 | 吐鲁番 | 宜宾 | 定西 | 湛江 | 武安 | 葫芦岛 | 贵港 | 开封 | 盘锦 | 黄冈 | 齐齐哈尔 | 阜阳 | 石嘴山 | 定安 | 黄山 | 抚顺 | 伊犁 | 揭阳 | 和田 | 吴忠 | 海南海口 | 呼伦贝尔 | 大庆 | 临猗 | 锡林郭勒 | 东阳 | 东方 | 海东 | 台南 | 肇庆 | 日喀则 | 果洛 | 玉林 | 迪庆 | 简阳 | 安徽合肥 | 吉林长春 | 乐平 | 定州 | 昌吉 | 海拉尔 | 海西 | 曹县 | 清远 | 白银 | 宝应县 | 三沙 | 昭通 | 红河 | 鄢陵 | 伊犁 | 赵县 | 德清 | 恩施 | 儋州 | 贵州贵阳 | 安岳 | 醴陵 | 昌吉 | 十堰 | 鄢陵 | 鹤壁 | 运城 | 株洲 | 新余 | 榆林 | 赣州 | 巴彦淖尔市 | 文山 | 乐平 | 榆林 | 淮安 | 阿拉尔 | 阳泉 | 许昌 | 洛阳 | 博罗 | 吕梁 | 盐城 | 安阳 | 河源 | 枣阳 | 平凉 | 河南郑州 | 江西南昌 | 五指山 | 昌都 | 无锡 | 溧阳 | 永州 | 玉树 | 聊城 | 襄阳 | 改则 | 吉林长春 | 泰州 | 苍南 | 济南 | 沧州 | 那曲 | 简阳 | 商洛 | 乐清 | 忻州 | 绵阳 | 德宏 | 昆山 | 青海西宁 | 台南 | 漳州 | 甘南 | 哈密 | 黄南 | 清徐 | 肥城 | 大庆 | 曲靖 | 佳木斯 | 五家渠 | 宣城 | 宜都 | 昌吉 | 项城 | 无锡 | 改则 | 漳州 | 泰安 | 河池 | 昌都 | 安徽合肥 | 北海 | 林芝 | 吉林 | 大庆 | 保定 | 铜川 | 儋州 | 临沂 | 张家界 | 通辽 | 厦门 | 梧州 | 黔南 | 泸州 | 锡林郭勒 | 廊坊 | 盘锦 | 塔城 | 无锡 | 灌云 | 清徐 | 金华 | 苍南 | 丹东 | 济宁 | 益阳 | 仁怀 | 甘肃兰州 | 张家界 | 黑河 | 温州 | 龙岩 | 广安 | 溧阳 | 海西 | 吉安 | 昌都 | 山东青岛 | 基隆 | 荆州 | 诸暨 | 雅安 | 单县 | 朝阳 | 宝鸡 | 营口 | 吐鲁番 | 通辽 | 神农架 | 温州 | 宜都 | 贵港 | 双鸭山 | 宜春 | 灌南 | 顺德 | 桂林 | 铜川 | 如皋 | 曹县 | 海南海口 | 咸宁 | 三亚 | 定西 | 灌南 | 章丘 | 亳州 | 灌南 | 昭通 | 图木舒克 | 广安 | 宿州 | 邯郸 | 扬中 | 大同 | 松原 | 四平 | 惠州 | 改则 | 牡丹江 | 海宁 | 瓦房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台北 | 玉环 | 雄安新区 | 温州 | 萍乡 | 天水 | 荆门 | 渭南 | 滁州 | 毕节 | 丽江 | 湘西 | 靖江 | 吉林 | 红河 | 温岭 | 赣州 | 赵县 | 宜宾 | 荆门 | 承德 | 百色 | 滁州 | 漳州 | 汕头 | 五家渠 | 海南 | 滕州 | 招远 | 儋州 | 娄底 | 随州 | 枣阳 | 安顺 | 宿州 | 汉中 | 绥化 | 寿光 | 荆州 | 临汾 | 博尔塔拉 | 百色 | 仁寿 | 牡丹江 | 宜昌 |